MOK

走在了欧美对路上不能自拔……盾冬,锤基,EC通吃……mv作业:盾冬剪辑中

【盾冬】感受一下队长的超越四倍的男友力(一发完)

我去……最后一段简直虐出新境界……

七花七夕:

依旧是恶搞的小段子


依旧是需要甜甜日常治愈的我




我发现自己文里一切超自然现象都是宇宙魔方的锅。


不同时间线的队长们突然都聚集到了内战开始前的那几天。


 


这是一篇我觉得好拥挤,好吵的文……


 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山姆觉得自己一定是喝醉了,一大早他去敲队长的门,听到好多个盾牌撞击的声音,还有好多个队长在吵架的声音。


然后队长打开了门,然后山姆看见了一屋子的美国队长!


我一定是昨晚梦游,把伏特加当矿泉水喝多了。


山姆决定去补觉,队长们叫住了他:“不是幻觉,山姆,这是个超自然现象,我们得研究一下解决方案。”


被五个正气凛然的队长瞪着,山姆觉得鸭梨山大,于是他说:“你怎么确认他们是从别的时间线穿越来的而不是敌人的阴谋?”


“我们讨论了一些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。”五个队长羞涩地低下头,露出迷之微笑。


山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他一点都不想知道那些秘密是什么,永远不想。


 


 


来自1945年的史蒂夫一脸惊恐地看着现代化设备,他说自己刚刚在飞机上和红骷髅拼得你死我活,不知怎么就到了这里。


来自2012年的史蒂夫表示刚看着托尔押送洛基回去,心情轻松地回到公寓准备睡一觉,结果就到了这里。


来自2014年的史蒂夫表示从航母掉到水里自己就晕了,完全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这里。


来自2015年的史蒂夫表示自己刚灭了奥创,浑身酸痛地躺在床上准备睡个昏天暗地,就来这里了。


“好了,不要想了,来就来吧,反正都是自己,无所谓。”身在2016年的史蒂夫本来也是刚出完任务,只想昏天暗地地睡上一整天,现在看来这个愿望是实现不了了,他心情很不好。


“既然现在是2016年,那我能问一句吗?”来自2014年的史蒂夫开了口,“巴基在哪?我记得我掉下去的时候他还挂在航母上,一只胳膊还受了伤,后来他没事吗?”


“什么,巴基还活着???我TMD居然不知道?”异口同声怒吼地是1945年和2012年的史蒂夫。


“Language,各位。”2015年的史蒂夫如同一个要求学生言行的教导主任,史蒂夫觉得那一年自己一定吃错了药。“他没事,他把我从水里捞上来了,然后就走了,我一直在找他,不过我觉得即使到了2016年还是没找到。”


“我就知道。”2014年的史蒂夫捂住了脸,“我要是找到他怎么可能一个人睡在这种冷冰冰的地方。”


 


 


吃午饭的时间,山姆看见一个史蒂夫阴沉着脸来到厨房,他试着打了个招呼:“嘿,你是哪一年的史蒂夫?”


“我是正常的那一个。”2016年的史蒂夫捏碎了一只茶杯。


“好吧……”山姆见他面色不善,有点犹豫,“那其他几个呢?”


“他们背着盾牌去找巴基了。”2016年的史蒂夫又捏碎了一只茶杯。


“好了伙计,你再这样下去我们就没有茶杯了。”山姆试图安慰他,“他们的行动力可真强,我是说这真酷,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?”


“问题就在这里。”2016年的史蒂夫捏碎一只碗,“去年的我说我必须留下来保证正常时间线上的进展。话说我去年有那么一本正经顽固不化惹人烦吗?”


山姆不想和怒火冲天的史蒂夫讲道理,他了解巴恩斯对史蒂夫的重要性,就这样。


 


 


得到的情报说,交叉骨那里可能有冬兵的线索。


史蒂夫带着复仇者小队气势汹汹地赶去捉拿这尾漏网的大鱼。


人群中钻出一个美国队长,人群中又钻出一个美国队长,人群中还钻出一个美国队长。


交叉骨觉得自己可能昨晚也喝多了,因为他看见了五个美国队长,吓得他连满腔的恨意都快丢了。


“你们TMD怎么都来了?”2016年的史蒂夫不满地看着他们。


“注意Language。”2015年的史蒂夫说,“四倍行动力足够我们查到交叉骨。”


“呵呵,可惜我只是放出假消息引你上钩。”交叉骨哈哈大笑,“你的巴基还记得你,他被洗脑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,他哭得可伤心了,他一直说想见你。”


五个美国队长如同都中了僵直Buff一样不动了。


“五个美国队长,虽然不知道你们搞什么把戏,不过我赚了!”交叉骨得意地去按腰间的自爆按钮,然而五个美国队长有五个盾牌。


他们团团围住了他。


爆炸的能量被振金所阻碍,交叉骨爆成了一堆难以形容的东西,队长们露出嫌恶的表情,线索又没了。


“巴基哭了?”2015年的史蒂夫打飞了一个沙袋。


“他又被洗脑了?”2014年的史蒂夫打飞了一个沙袋。


“巴基活着我却不知道?”2012年的史蒂夫打飞一个沙袋?


“他还活着我却没去找他害他受了那么多苦?”1945年的史蒂夫打飞了一个沙袋。


2016年的史蒂夫开始盘算自己的退休金还剩下多少,他觉得马上他就要因为沙袋而破产了,布鲁克林的小房子越发离自己远去。


 


 


托尼史塔克最近不想看见美国队长。


五个美国队长用“这是个傻逼协议,谁签谁傻逼”的眼神看着你,任何人都不可能不生气的。


 


 


“队长,看新闻。”猎鹰过来通知史蒂夫,或者说史蒂夫们。


联合国被炸了,嫌疑人是冬日战士。


“这才不是巴基。”五个史蒂夫异口同声。


“你们怎么那么确定?”猎鹰翻了个白眼,虽然他也觉得应该不是,这种陷害意味也太明显了。


“巴基的身材和体态我不知道吗?”五个美国队长用“你是不是傻”的眼神看着山姆。


山姆觉得虽然那个协议很傻逼,但我很想换队伍怎么破?起码那边不会出现五个钢铁侠。


 


 


冬兵的落脚点终于有了线索,美国队长们鱼贯而入。


“巴基的床!”1945年的史蒂夫说“虽然这里很简陋但比起战场已经好太多了,巴基一向收拾得很整洁。”


“巴基的零食!”2012年的史蒂夫兴奋地喊,“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在家里屯一些好吃的。”


“快来看快来看,巴基收集我的剪报!”2014年的史蒂夫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激动,“我就知道,他肯定记得我,洗脑也没用。”


然后史蒂夫们安静下来,集体转身。


巴基,活的,站在那里。


戴个帽子,穿个旧外套,有胡子,头发有点长,手里拎着水果,眼神有点冷。


帅极了!五个史蒂夫心里想。


 


 


冬日战士站在自己的小屋里,脸色有点发白,被吓得。


五个史蒂夫!


他记得史蒂夫的一些事,但不记得有五个史蒂夫,一定是记忆哪里出现了偏差。


两个史蒂夫还冲上来流着泪激动地搂抱他,他觉得自己快被史蒂夫们的胸肌夹死了。


“巴基,我掉下航母后是你救了我吗?你的胳膊还疼吗?”又一个史蒂夫开口道。


“巴基,我在努力攒钱,我们很快就可以在布鲁克林买房了,山姆答应借我一点。”还有一个史蒂夫温柔地开口。


“我没钱!找你那个时间线的猎鹰去借!”耳机里的猎鹰抗议着。


最后一只最粗壮有力的手臂拨开了史蒂夫们,将冬日战士禁锢在了墙壁和胸肌之间,他只听见这个史蒂夫用极低沉的声音说:“虽然我理解你们的激动,但这是我的时间线上的巴基,只许看,不许摸!”


我是展览品吗?冬日战士翻了个白眼,然后听见噪杂的脚步声,他立刻提高了警惕。


“别担心,巴基。”发现了他的紧张,美国队长们安慰着他。


然后他看见五个盾牌飞了出去,然后世界清静了。


冬日战士决定立刻跑,他一定是被洗脑机把脑子给洗坏了。


 


 


黑豹觉得自己一定是Fuck了美国了,眼看他的爪子就要抓到巴恩斯的脸上了,飞来一个盾牌打断了他。


这很正常,大家都知道巴恩斯是美国队长的老朋友,他护着一点不奇怪。


自己有振金制服,不怕盾牌。


然后又来了一只盾牌,又来一只,又来,又来。


黑豹很愤怒,你们TMD有完没完!


然后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振金砸昏脑袋了,他看见对面大楼有五只美国队长正在跳下来。


五只!


他们跳下来还去捡盾牌,捡到后还互相换。


“这上面写着2012呢,不是我的,谁捡到2014那块了?”


“我我我。1945麻烦找一下,谢谢。”


 


 


罗马尼亚的路人今天大饱眼福。


一个穿得很平常的长发男人跑过去了,除了比汽车跑得快之外,不算有什么特别。


一个穿着猫耳紧身衣的男人跑过去了,比汽车还要快,这就比较有意思了。


一个美国队长跑过去了,他在喊:“混蛋,你给我离我的巴基远一点!他说不定还有伤呢!”


又一个美国队长跑过去了,他在喊:“前面注意Language!请你远离我的巴基!”


又两个美国队长跑过去了,他们在喊:“天哪,巴基还活着,我再也不可能放手了!”


最后一个美国队长跑过去了,他在喊:“都说了这是我的时间线的巴基啊!打黑豹可以,碰巴基可不行!”


路人表示,今天的罗马尼亚依旧阳光灿烂,李子也很甜,世界很和平。


 


 


来自霍比屯的花生先生表示,今天TMD真不顺,一定是昨晚喝的酒质量太差了。


五个美国队长围在关押巴恩斯的笼子旁,正在讨论要不要离开,争执好像很大,不时还向笼子里的巴恩斯投去一个微笑,特别难以形容的微笑。


让人起一身肉麻的鸡皮疙瘩的那种微笑。


他很想把他们全都赶出去。


终于美国队长们权衡再三,还是离开了,然后他们排成一排,一步三回头,场面太震撼以至于没人想评价。


“装备要没收。”一个警卫上来说。


“收他一个人的就好。”四个美国队长指着2016年的史蒂夫。


“可是……”警卫很是犹豫。


“有意见?”四个美国队长使用了技能“队长的鄙视”。


“完全没有。”警卫的头摇得像拨浪鼓。


 


 


2016年的史蒂夫去和钢铁侠谈判,其他美国队长背着盾牌在到处闲晃,由于表情太正气凛然,以至于没人敢说他们什么。


黑寡妇评价道,我一走进来还以为自己来到了忍者神龟的片场。


 


 


五个美国队长拉飞机,加上四个盾牌,后果是什么?


飞机散架啦!


于是冬日战士直接掉到水里啦。


队长们都愣了。


一个史蒂夫嚷着:“巴基这次轮到我来捞你啦!”,然后跳下了河。


“这次再也不会放手了。”一个史蒂夫咯搭咯哒活动活动手指,也跳下了河。


“我只想和巴基安安静静地叙个旧。”又一个史蒂夫跳下了河。


“都说了这是我时间线的巴基。”面色阴沉的史蒂夫跳下了河。


“你为什么不跳?”山姆问2015年的史蒂夫。


“我也想。”2015年的史蒂夫说,“不过河里太挤了,我再跳下去可能会砸伤巴基。”


“那你们TMD为什么不能来一个人帮我捉住该死的那个心理医生?”猎鹰很愤怒,他觉得自己都快变成愤怒的小鸟了。


“Language,山姆。”2015年的史蒂夫面不改色地说,“我只是本能地往巴基那边跑而已。”


 


 


“你是哪个巴基?”2016年的史蒂夫严肃地说。


“你妈妈叫莎拉,你会往鞋子里垫报纸。”巴基想了想说。


“太对了,还有呢?”又冒出一个美国队长。


“还记得我们的初吻吗?”另一个美国队长有点羞涩地开口。


“再说一点过去的事情吧,巴基。”第四个美国队长说。


“说出我十六岁那年的事情我就相信你。”第五个美国队长满脸慈爱。


巴基表示,我根本一点都没想起来,我只是偶尔在路边摊买到了一本《美国队长秘史》。


 


 


“你要是敢偷这车载我们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猎鹰的脸色很不好看,七个壮汉围在一辆甲壳虫面前,他觉得这辆小甲壳虫很可怜的样子。


“可是巴基刚刚眼神很喜欢的样子。”美国队长们捏着下巴若有所思。


“我是喜欢,可我不想被挤死。”恢复了神智的巴恩斯中士开了个小玩笑,山姆觉得美国队长们的身边都开起了花。


于是最后他们偷了一辆小卡车。


2016年的史蒂夫和巴基坐在前面驾驶室,山姆和四个史蒂夫坐在后面车厢。


史蒂夫们表示既然是当前世界线的史蒂夫,就给他一点优待吧。


驾驶室里一定弥漫着粉红色的空气,而山姆和四个略带怨气背着盾牌的史蒂夫坐在一起,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带着忍者神龟的那只老鼠。


 


 


机场大战


“我们还要叫人来吗?”2016年的史蒂夫问。


“要么?还是别麻烦别人了。克林特有老婆孩子的,旺达太小了。”四个史蒂夫说,“我觉得我们杀出去就够了。”


钢铁侠怒摔头盔,表示我TMD不想打了。


五个美国队长举着盾牌冲过来的画面,他一点都不想看见。


“巴恩斯是我的!”黑豹怒吼一声,向着机场通道里的冬日战士冲过去。


“都说了不是!”五个盾牌冲着黑豹飞过去。


钢铁侠第二次怒摔头盔,TMD说好的大战呢,好歹来一个人跟我打啊。


“Language,托尼。”五个被2015年的史蒂夫同化了的史蒂夫异口同声。


 


 


泽莫表示,五个美国队长啊,那就不好办了,还是先把其他冬兵放出来吧。


“我们去打怪吧。”史蒂夫们很愉悦的样子。


“你们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开心?”巴基不解地说。


“没什么。”五个史蒂夫摊手。


电梯里,巴恩斯中士觉得好挤……


电梯不动了。


“超载了,下去一个。”史蒂夫们发话了。


谁下去?这个问题值得讨论。


史蒂夫们激烈争论了很久,最后商议抽签决定。


我很想下去。被挤得头昏脑胀的巴恩斯中士表示。他觉得自己就像误入金毛笼子的一只傻黑猫。


抽到签的2015年的史蒂夫很想丢开Language大骂一场。


 


 


冬兵们被打倒了,五个美国队长准备用盾牌砸破泽莫的防护。


然而他们触动了当年残余在这儿的宇宙魔方的能量源。


“哦,这可不好。”2015年的史蒂夫说,“好像我们要被送回自己的时间线了。不知道回去之后我们还能不能记得一切。”


“保重巴基,别乱跑,等我来找你。”2014年的史蒂夫说。


“看来我还得睡上七十年才能来找你了,抱歉巴基。”1945年的史蒂夫摸摸鼻子说。


离巴基最近的2012年的史蒂夫拥抱了一下巴基:“我还要再等四年,巴基,坚持住。”


世界瞬间清静了。


泽莫的防护罩没被打破。


钢铁侠来了。


他们看见了那段录像。


他们打了很惨烈的一仗,拼了生死。


巴基失去了金属臂,史蒂夫丢掉了盾牌,他带走了他的全世界。


他依旧回不去布鲁克林的小房子。


巴基把自己冻起来了,史蒂夫怅然若失地站在冷冻舱前。


他很想念那四个自己,有大家在,或许他不会这么力不从心。


至少那时还有人是彻底理解自己的那点私心的。


这大概就是不可逆转的主线剧情,即使是他自己也不能改变。


希望当年的自己也终于等到苦尽甘来的这一天。


史蒂夫想再遇见宇宙魔方,他想去两年后看一看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评论

热度(3893)